尽管这一提议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,但是它体现了意大利和欧盟委员会之间的分歧加大。欧盟委员会越是想要对意大利施加影响,意大利债券的息差则进一步扩大,这迫使意大利银行进一步减少贷款,加剧了意大利经济的放缓,并对意大利脆弱的银行体系造成冲击。

《通知》要求,商业银行要在2019年3月底前制定2019年度民营企业服务目标,结合民营企业经营实际科学安排贷款投放。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“头雁”效应,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力争总体实现余额同比增长30%以上。